登錄注冊

訓鴿園地

手法、心法、辯證法

2017-08-19 14:04:12 吳戈平 30780次

    編者按作者吳戈平先生是我養鴿生涯中的一位領路人,一位中國鴿界老一輩先驅者。他是我國最早去歐洲考察,引進鴿子的人之一,他熱愛賽鴿運動,并作了大量的研究,他有超凡的眼光和洞察力。由于其身居要職,工作繁忙,不能親自飼喂鴿子,于是将大量名貴的鴿子支援身邊鴿友。我本人也與他很長時間失去聯系,長期以來一直十分惦念這位兄長。
    此文發表于2005年,由此可見這位鴿壇前輩具有超前意識,卓越才華。在此順緻我個人對作者衷心的良好祝願!《中華信鴿》雜志社 袁民


  當賽鴿領域的競争變得愈來愈激烈,鴿壇愈來愈火爆,愈來愈職業化、半職業化,中國與世界賽鴿正逐步接軌,以及海外的職業高手加入了到我們的競翔行列,左右賽鴿成績的因素已不僅僅是賽鴿本身,而是鴿友具有的現代賽鴿理念和對鴿子的理解能力。

  中國的賽鴿運動與國家整體的發展進步基本一緻,已走過了它的初級階段,進入到高速發展的階段。在這承前啟後,面對諸多新生事物出現的情況下,難免會有許多新的情況發生。正因為如此,在面向新的發展階段,傳統的賽鴿理念已難以支撐賽鴿人昔日的賽績和輝煌,因此,接受新的賽鴿理念是每一個賽鴿人必須面對的現實。

  賽鴿運動是一項綜合性能力的比賽,它涉及到的學科方方面面,可以說學無止境,如果沒有領先的賽鴿理念是很難立足于賽鴿運動的前沿的。賽鴿運動又是一項系統工程,不僅需要務實的基礎理論知識,甚至還涉及人文知識,現在有許多鴿友認為:養好賽鴿就是學做人。時至今日,我們要用新的姿态去迎接新的時尚,新的理念,用新的觀念去迎接新的挑戰。

  曾幾何時,當我們頭一次聽到賽鴿用什麼手法的時候,我們還是一頭霧水,是那樣新奇和驚異,全然不知手法為何物。然而,知識的沖擊,信息的爆炸,一切都來得那樣的迅速和突然。如今,賽鴿心法又成了流行的時尚,似乎在一夜之間,鴿壇變成了江湖武林,各種門派各種手法五花八門,不一而足。南派用拳,北派用腿,唐門用藥,少林用棍,武當用劍,更有高僧大俠,身懷絕技,胸存至上心法,禦氣行脈,深不可測。正所謂,拳有拳法,腿有腿法,身有身法,腳有腳法,刀有刀法,劍有劍法,棍有棍法,十八般武藝皆有其法,然萬法歸宗,根本功夫還是心法。何為心法?跟着比劃是手法,學會套路也是手法,但拳腳怎麼用是心法,怎麼行氣是心法,怎麼練就奇功是心法。手法和心法是兩個不同的層次,是兩個概念,兩個境界,武林如此,賽鴿亦如此。

  當前賽鴿手法頗多,強制家飛法、魔鬼訓練法、雌雄分居法、黑暗控制法、高峰創造法、欲望刺激法、藥物調整法、抽蛋法、增蛋法、育雛法……不一而足。而心法則上升到了理論層次,比如說,知道魔鬼訓練法,每天進行一趟一百公裡訓練的是會了手法,而知道訓練到什麼程度,達到什麼狀态,并懂得根據鴿子狀态适時調整手法就是心法。又比如,隻會按藥商的方子買藥,并先打疫苗,打體内外寄生蟲,打球蟲,打毛滴蟲,清理腸道,呼吸道……一路做下來的是手法,而知道根據鴿子具體情況去開藥,抓藥,相機用藥的是心法。調整鴿子是手法,知道如何調整是心法;知道按飼料配比喂鴿子是手法,知道為什麼要按這個配比喂是心法;上手握鴿子是手法,上手能摸出什麼,感覺出什麼是心法,拉開翅條看是手法,看什麼是心法;扒着腦袋看眼砂是手法,能看出什麼東西是心法;翻過鴿子吹開羽毛看胸脯是手法,能看出什麼問題是心法;濫用補劑是手法,科學用補劑是心法。萬法歸宗,知其然是手法,知其所以然是心法。

  竊以為賽鴿人不僅要會手法,更要懂心法,懂心法才會事半功倍,就會融會貫通,就會随機應變,就會節省時間、節省金錢、節省功夫,就會少走彎路直達高層次、高境界。會手法和懂心法的效果是不相同的,有一大戶,專門從海外請來一高手(金牌教練),專為他打理鴿舍,因此也取得了輝煌戰績。為了學到高手的賽鴿技術與比賽手法,大戶專門安排了一個人跟着學藝,從育雛、訓放到比賽,從飼料配比,到訓練過程,從歸巢記錄到藥物調理,寸步不離地一路跟着做下來。跟了一年,估計學得也差不多了,便把職業教練辭了,原本以為學徒出師了,豈不知金牌教練一走,鴿舍的成績便一落千丈,馬尾巴提豆腐,起不來了。這就是手法和心法的區别。

    訓是照人家的訓了,每天家飛也是按照固定的時間飛了,路訓也是按照人家的計劃做了,人家用什麼藥現在也買了,飼料也是同樣的配比,可成績卻飛不出來人家的好,這就是心法的奧妙。雖然你是照人家的方法訓了,可你不知道訓到什麼火候;飼料配比是按人家的配了,但你不知在什麼時候,什麼狀态下調整配比;人家用的藥你也用了,可你不知為什麼這樣用,不知道對症下藥。照葫蘆畫瓢,手法是學到了,可心法你還是不知道,精髓你不知道,你怎麼能獲得人家那樣的成功。又有一鴿友,包了一外國強豪一批獎鴿,一時在當地造成不小的轟動,但飛得卻不是特别理想,後來請強豪到中國,請教了一通心法,成績才上來。可見,手法是目,心法是綱,綱舉才能目張,心法是事物的規律,是實踐上升到理論又能指導實踐的原理。

  賽鴿要講手法、心法,更要講辯證法,不講辯證法你就無法更好地審時度勢,無法立于賽鴿運動的前沿,就無法更好地運用手法和心法。過去鴿友們聚在一起,都是在談你養什麼品系,他養什麼樣的品系,你家哪路哪路好用,他家哪路哪路快。現在高水平的鴿友們在一起,話題就變了,探究的是用什麼藥調整,是怎麼訓,是怎麼創造高峰,是如何把握狀态。這些個問題裡面都有辯證法在裡面,比如有台灣人講,用藥你不一定赢,不用藥你肯定輸。又比如鴿友們所說的,鴿子訓了也不一定行,不訓是肯定不行。這就是一個辯證關系,隻有用辯證法的觀點分析問題,才能領悟這些話的真谛。

  我們鑒别鴿子,也要涉及辯證法。比利時的詹森系是公認的中短程快速鴿,但也不是說它隻能飛300公裡400公裡,它就不能飛1000公裡。在個别情況下,遠程上它可能也會有大發揮的情況,而同是詹森系,也會有中短程上慢得像老牛的情況,這就是普遍性和特殊性的關系。所以我們得用辯證的眼光來看問題。看鴿子、看鴿系得用全面的、聯系的、發展的眼光看。有這樣一隻鴿子,從來都是慢鳥,也不是當下時髦的血統。隻是國血對凡王路易,肌肉不發達,皮毛也不好看,似乎隻有淘汰的份。但辯證地看,它也有優勢,穩定耐翔,不論天氣如何,它都能按時歸巢。有優勢就有取勝的機會,果然,在一次惡劣天氣的比賽中,它出人意料地拔了頭籌。

    我們選鴿、鑒鴿,都會挑選外形條件好的。手感要好,皮毛要好,平衡感要好,羽條要好,尾羽好等等。但實際上并不是條件好的都是超級鴿子,記得有一位外國強豪說過,憑外部條件選鴿子,可以選到高級鴿子,但很難選到超級鴿子。一如我們選運動員,像姚明那樣的運動員,我們都可以很容易地選出來,大高個,二米多,一眼就看出是塊料,可像鄧亞萍那樣的運動員你能輕易地選出來嗎?個子矮,手臂短,怎麼看也不會是一個運動員的好料。但就是這樣的運動員卻是大滿貫的世界冠軍。看上去好的鴿子不一定就是隻真正的好鴿子,看不好的鴿子也不一定就不是好鴿子,這裡面有辯證法。

    絲絲号是夏拉肯家的超級金母,多少位賽鴿強豪卻都走了眼,包括被歐洲人稱作超級鴿探的夏拉肯自己。要不是在一個偶然情況下叫“克裡人”把它驗證出來,一個曠世名鴿就要被人們的偏見所永久埋沒。不客氣地說,所謂的品評制度模糊了我們的雙眼,頭、眼、鼻、毛色、翅膀、條尾、龍骨、肌肉、站架,能看到的地方全都有分值,都有标準。而恰恰是看不見的地方才是最重要的,可這看不到的地方偏偏沒法用分值去衡量。

  賽鴿不是标準件,不是物品,它是活生生的精靈,是不能用靜止的、孤立的、死闆的眼光去看的,是不能用固定的标準去套的。所以不要相信什麼賽鴿高手,不要相信什麼鑒鴿大師。眼真毒,斷鴿準,都是瞎貓碰死耗子蒙的,能看準六成的就是世界級的大師了。最了解鴿子的應該是鴿主自己,但這也不是看出來的,是平日裡觀察、記錄,從實踐中驗證出來的。我們看待事物要全面,切忌片面,我們對賽鴿的認識也應如此,要真正地認識鴿子,看待鴿子,必須要用辯證法。

  幾乎每個養鴿人都在追求快速鴿,不惜金錢,不惜一切,就是已經擁有了世界上公認快速鴿系的人,似乎快速鴿也總是和他們擦肩而過。有的人好不容易有了快速鴿,但卻輕易地把它淘汰了,因為他們不了解快速鴿的特性。當今的快速鴿也有它的弱點,就是脆弱,這是當今世界級大師也無法回避的,解決的一個問題,所以我們要辯證地看快速鴿。快鴿子速度快,這是它的一個方面,快鴿子又脆,這又是它的另一方面,快和脆是一個整體的兩個方面,是相互矛盾的一個統一體,如何正确地解決這個矛盾是我們面臨的一個課題。但任何事物都是在相互矛盾中發展進化的,解決好了這個矛盾就赢得了決勝的先機。

    此外,快和慢也是相對的。一個300公裡級的快速鴿,放在1000公裡級别上就不一定快;一個巴塞羅那冠軍鴿,放在300公裡級别上也不一定絕對快。一個惡劣天氣下的快速鴿不一定就是晴天裡的快速鴿;相反,晴天裡的快速鴿,不一定在惡劣天氣下有絕對優勢。就像讓世界百米冠軍劉易斯跑40公裡馬拉松,他能拿到世界冠軍嗎?這願望幾乎是不可能實現的,這就是賽鴿裡的辯證法。

  辯證地看高手。當今鴿壇上一些高手常常在比賽中攬金奪銀,名次一進就是一大片,往往吸引着衆人的眼球,不少跟風者趨之若鹜,紛紛引進。實戰戰績驗證出來的,能如此這般地拿成績,說明養鴿有一套,鴿子當然是高質量的、一流的。可是在有些情況下,當人們用重金把鴿子引到自己家後,卻怎麼也無法達到原鴿主家的成就。有的還飛不過自己原來的鴿子,這說明高手的确有一套,鴿子也肯定不錯,但世界上還沒有能穩操勝券的鴿子,不是引進一定水平的鴿子就能立馬就拿冠軍的。

  凡是能夠做到經常性名次有一大片、壓倒性優勢的人,手法上肯定有獨到之處,他家的二流鴿子也能發揮出一流水平。你如果隻看人家的成績,把人家發揮到一流水平的二流鴿引了回來,而你是二流鴿子飛三、四流水平,當然有可能飛不過人家,甚至飛不過你自己家的鴿子。這就是人們通常所說:功夫在鴿外的道理。所以有些明白人上高手家學經驗,上小戶家引鴿子,這其中的道理還需鴿友們仔細琢磨,慢慢領悟。

  曾在廣告上見上海一高手連連在比賽中奪得冠亞軍,稱是自己培育的國産品系,并命名為什麼什麼系。開始确為中國有這樣的高手而歡欣,能在上海這個城市打敗幾萬羽賽鴿,包括近年引入上海的世界各名系,這個品系的成績的确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,是個頂尖的鴿系,真是大長國人之志氣。可偏偏後來又見其打廣告,說其代理的某外國強豪的鴿系又為自己奪得幾萬羽的冠亞軍,這樣一來,原有的敬仰變成了懷疑,而且對他其自己的什麼什麼系的卓越性也産生了疑問。因為用辯證的眼光看,這隻證明了他手法的高超,用任何鴿系都能拿冠軍,同時也間接證明了他自己的鴿系也并非那麼不可戰勝。因為區區一家強豪的鴿子就一下把他自己的戰無不勝的鴿子赢了,試想,如果他多代理幾家強豪的鴿子,也一定會取得不凡的戰績,那他那頂尖鴿系的威力可就要大打折扣了。

  辯證地看用藥。現如今用藥物來保證鴿子的健康,提高賽鴿體能,提高賽鴿成績已成了人們的共識,在人們都普遍用藥的情況下,你不用藥就要吃虧,就無法保持和維持突出的成績,從這一點上看,藥物調整已經成為我們競翔的必要手法。英國的一位賽鴿強豪說,目前賽鴿的三大要素主要的一條就是保證鴿子的健康,鴿子的健康是第一位的。沒有健康就無法常地發揮賽鴿的水平。但是,用藥也不是沒有弊端,首先,價格不菲的鴿藥價格大大增加賽鴿的成本,增加了鴿友們的經濟負擔,從而使一些沒有經濟實力的鴿友體現不出應有水平,有一些甚至淡出了奪冠的行列,因而産生了某種意義上的不公。更應值得我們注意的是,用藥是柄雙刃劍,它在保證了鴿子健康的同時,也損害了鴿子的免疫功能,尤其是過度用藥,将使鴿子的免疫系統功能全面下降,像無菌室裡培育出來的花草,一點風雨也經受不起。究競如何權衡利弊,就全靠鴿友們自己去把握。

  辯證地看名鴿。名鴿一是自己闖出的名,多少次的賽績打造了它身上的光環,二是沾了鴿主,或祖輩父輩的光,太陽照亮了月亮。名鴿自然有它名貴的道理,說明它自身有實力,或說明它家族有實力,隻要不是虛名,隻要不是生生硬炒出來的名聲,名鴿還是有它應有的價值。但是,名鴿出成績,不等于它的後代必然出成績,名鴿的後代容易出成績,不等于名鴿的後代都能出成績。名鴿家族的名鴿價值大,不等于這個家族的所有鴿子價值都大。參透此理,我們就不會成功時歡天喜地,失敗時怨天尤人。不管你如何不惜代價追求名鴿,有時還真得看看老天爺的臉色,自然,名鴿多成功的機率就大,這是誰都知道的道理,但我還是要勸勸那些孤注一擲,把所有的寶都押在一兩隻大名鴿身上的人,除非這個大名鴿自身已被驗證,否則你還真得有點風險意識。

  辯證地看淘汰。淘汰是我們精煉賽鴿隊伍的一個重要手段,但如何淘汰是我們應當認真對待的一個重要問題。可以說淘汰就有風險,就很有可能把冠軍鴿輕易地淘掉,所以一切的淘汰都是盲目的,除非鴿子不健康,除非鴿子虛弱不堪。其它的所謂眼不亮、色不好、體型小、尾不收、背不堅、恥骨不緊等等都是理論上的東西,最實際的是用實踐去檢驗,實踐才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标準。

  需要辯證地去看的東西很多,辯證地看自己,辯證地看血統,辯證地看品系,辯證地看廣告,辯證地看國血。鴿事的方方面面都需要我們用辯證的眼光去看,去審視,隻有這樣,我們才能真正地掌握賽鴿運動的真谛。

最新評論 請登錄後評論 注冊

暫無評論!
×

中鴿網提示:

請登錄後投稿!您未登錄或登錄信息已失效,請先登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