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錄注冊

國内鴿聞

四川天府國際公棚訓放損失慘重遭鴿友質疑

2019-05-12 23:10:21 卓越賽鴿網 33775次

最近各大媒體都在報道公棚黑幕,各種作弊手段層出不窮,看了之後也真是讓人意外,隻有自己想不到的,沒有公棚做不到的。從3月20日雲南昆明安甯虎鵬賽鴿中心發出停辦通知,再到2017年3月23日宣布倒下的BOB公棚,我們鴿友的眼睛始終是雪亮的。

最近又看到公棚老闆說對不起了,2017年4月6日,四川天府國際公棚老闆說:“清棚站訓放由于天氣原因造成大面積賽鴿丢失,在此真誠的向廣大鴿友說一聲對不起,希望得到你們的諒解。最終收費依據以裁判及鴿友代表5天後人工逐羽掃描清棚為準。再次懇請大家諒解,感謝大家的信任與支持,今後努力打造一個讓大家放心,滿意的公棚。”


▲天府國際賽鴿公棚緻歉信

雖然公棚很想讓我們大家放心,也在言辭誠懇地賠禮道歉,營造着讓大家放心的氛圍,但是我們鴿友還是很不放心地發現了這些:

1.用低價黴變飼料飼養賽鴿緻使大量賽鴿死亡;

2.公棚管理混亂,工作人員将名家賽鴿私自變賣送人,留下電子環掃空環清棚;

3.60公裡收費站買通裁判放飛距離大量縮水20公裡就開籠;

4.将死亡鴿子掃空環,進行錄入歸巢清單,騙取鴿友參賽費用;

5.不嚴格執行章程,未繳費的賽鴿繼續訓放比賽;

6.未繳費賽鴿單獨飼養單獨訓練以備比賽使用奪取獎金。

7.103公裡和160公裡訓放距離縮水,前名次顯示歸巢的賽鴿實際已經死亡,隻為收取賽鴿參賽費用。

8.大量使用雞用禽類抗生素,鴿子生活在疾病邊緣。

9.實際收費比例小,大部分都是沒有繳納參賽費的鴿子(為公棚老闆掙獎金)。


▲爆料截圖

這9個重大的發現似乎使得公棚老闆此時此刻的對不起變得有點微弱,這些點滴問題讓鴿友們産生了質疑。

有鴿友說,公棚老闆說對不起,這我們也理解,畢竟總是有不可抗拒的因素,但是這一句對不起就打發了我們幾年辛苦的作育、訓養和對其的信任?誰來理解辛辛苦苦的我們呢?那上面的這些問題公棚又作何解釋呢?

打開天府國際賽鴿公棚的網站,2017年第三屆(春季)競賽規程上醒目的寫着“無論集鴿多少,規程不變,獎金照常兌現。”但是,問題來了,仔細閱讀完了整個章程,卻不知道這總獎金是多少,不知道他是要怎麼做到不變的。通過官網上公布的獎金分配和錄取名次明細,仔仔細細地計算了一遍,總獎金是359.1萬。再看網站上醒目的寫着:“為了保證鴿主的參賽利益,以清棚實際收費5800羽,每超過10羽,增加一個名額10000元。”而通過官網公布的2017年4月29日160公裡訓放歸巢數據是2193羽。縱觀整個網站,仔細翻看了很多數據,但是最終很難發現訓放清單,隻有歸來的數據,何故?公棚每羽參賽費是1200元,免收飼養管理費,截止5月3日,統計到的繳費羽數是4324羽,共計繳費518.88萬。


▲獎金分配

官方網站公布的數據:

2017年1月13日自查棚數據6232羽;

2017年4月6日清棚站50公裡上籠名單5378羽,歸來4483羽;沒有歸巢清單,存在着掃空環的嫌疑,公棚以此數據來收費。

2017年4月11日天府國際賽鴿公棚清棚名單4486羽;沒有裁判監督蓋章确認,清棚數據與實際存棚數量不符。天府公棚按照4486羽開始收費。

2017年4月14日天府國際賽鴿公棚60公裡,參賽4486羽,訓放兩天歸巢羽數:4343羽;

2017年4月25日統計的103公裡訓放數據3618羽;

2017年4月29日160公裡訓放歸巢數據2193羽;

2017年5月3日14:50前,天府國際賽鴿公棚繳費名單4324羽。


▲50公裡訓放數據


▲60公裡訓放數據

▲103公裡訓放數據

▲160公裡訓放數據


▲官方公告60公裡訓放兩天歸巢羽數4343羽

從這三幅直播平台截圖上明顯可以看出60公裡訓放的時候參賽羽數是4486羽,歸巢2003羽,103公裡訓放的時候參賽羽數是4486羽,歸巢2008羽。那這是為什麼在60公裡的時候參賽羽數4486羽,而103公裡的時候還是4486羽,且兩次歸來的羽數都基本是2000多羽。60公裡訓放歸來時2003羽,何以在103公裡的時候還是4486羽?而160公裡訓放返回羽數竟然又到了2193羽,比前兩次訓放回來的還多?網站上公布的歸巢和清棚數據為何和這些不一樣呢?

下圖為訓放實際距離:


▲50公裡實際距離


▲103公裡訓放實際距離


▲160公裡實際距離

2016年過去了,多少公棚傳出作弊,2017年還會有多少呢?因為本身賠錢,鴿友卻給公棚理論什麼章程不變。但是鴿友可有看到公棚章程上寫着:最終解釋權歸某某公棚所有嗎?

四川有天府之國的美稱,在這裡有一家天府國際賽鴿公棚,據說環境優美,公棚高端,設備先進,天府國際賽鴿公棚自稱是首家放出四川,翻越秦嶺,飛越多省市的賽鴿公棚。公棚簡介中寫着,2013年投資800萬元,新建了一個高端賽鴿公棚,公棚周邊空曠,視線好,空氣清晰,無污染和高層建築,有利于賽鴿的飼養、家飛、訓放、比賽歸巢(既然這些條件都很好,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訓放的時候損失慘重,160公裡訓放下來隻剩2193羽鴿子,那當初的自查棚6232羽賽鴿究竟經曆了什麼?去了哪裡?)。

在這些有利條件的驅使下,我們鴿友選擇放心的去參加比賽了,春去秋來,冬去春又來,轉眼間又到了秋棚交鴿子的時候了,有人就為選棚下足了功夫,四處打探,鴿友問南充那邊的天府國際賽鴿公棚怎麼樣?有鴿友就回答:“是歪棚”“公棚作假厲害”,因為在賽事的進行中,在我們美麗的憧憬中,在訓放的過程中,我們鴿友就開始發現公棚存在的問題了,不能說是我們以什麼方式在嚴查,隻是這些數據就足以說明一切。

那這些質疑究竟是不是空穴來風呢?

仔細閱讀完整個章程,我們突然發現沒有說清楚監賽單位,雖然寫了司放地,但是并未發現具體的地方,隻是寫了預賽在陝西境内,決賽在甘肅境内,但是每個省那麼大,到底我們的鴿子會去哪裡呢?不得而知,因此有些鴿友在這些種種作弊的傳說下,就怕糊裡糊塗的把鴿子交了,然後所有的心血都白費了,所以四下打聽。

很多鴿友說:“我覺得作弊現象阻礙了高品質信鴿品系的發展和品系家族的形成。很多人因為别人的作弊對自己本來很優秀的選手鴿家族産生了懷疑,對種鴿品質誤判,導緻淘汰種鴿或者拆分配對。錯失一路優秀品系形成的雛形。”

最新評論 請登錄後評論 注冊

暫無評論!
×

中鴿網提示:

請登錄後投稿!您未登錄或登錄信息已失效,請先登錄。